蜜桃味鸽子(不要催更)

关于我

杂食人,吃的和产的都很杂,洁癖党慎入
晋江锦书难托,wb蜜桃味鸽子,凹三negroni_tao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激情口嗨一个强大又美丽的调查员姐姐和桶的一夜情故事(你)

  

  杰森和一个调查员闯进了一个事件里,他们一起合作了几天解决了这个事件。事件结束,调查员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丝毫不顾及手上还沾着鲜血,慢条斯理地抽出一根,然后漫不经心对杰森说:“借个火。”

  明明只是借个火,她的咬字却有点含糊不清,好像她不是想说“借个火”而是“开个房”。

  于是他们就去开房。

  她拉下杰森的裤子,慢条斯理地给他带上套,然后没等杰森动作就自己骑了上去,俯身和杰森交换一个充满烟草和薄荷香气的吻。

  等杰森第二天醒来,只从床头柜上找到一张便签,上面是一个很潇洒的“Bye”和一个很敷衍的吻。

  此时调查员正前往另一个城市。

  

  

  姐姐的形象大概是那种强大又美丽的老练调查员。但是她身上隐隐约约的那种疯狂又危险的气息,往往会让人们忽略她的美丽,只下意识因为她的危险而警惕。

  但她身上偶尔又会有一种玻璃般的易碎感,因为调查员的命运就是疯狂。(此段不可视)

  最近沉迷跑团无法自拔,于是开始做杰森的骰子(你)

  但是感觉已经亿年没搞杰森了在ooc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远目)有没有友友帮忙提点建议(你)

旧文新发,蹭个头像框,极度ooc文学

不知道算不算乙女,至今没搞清过乙女的定义(目移)。如果不算的话评论区和我说我删tag。

“你”可男可女,没有具体的性别设定,GB还是GL自由心证

欧洛斯为欧洛斯•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里面的东风妹妹

(我可能是第一个给东风妹妹写这种文的人,我的xp真的好TM怪哦)

  

  你从很早以前就关注着她——那时你和她都还只是个孩子。

  你和她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的同一个班,甚至还是同桌。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也打不破欧洛丝的冷漠。

  同班的同学都选择无视她——他们都知道欧洛丝是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高傲且难以接触,嘴巴还毒,老是让那些想要接触她的人下不来台。

  这些特质让小孩子们都对她避之不及。

  这对一个天才来说,无可指摘,甚至还可以说是天才与凡人不同的地方——嗯,简单地来说就是,与众不同。再自行加个小小的滤镜,这甚至还能说是天才不落世俗的可爱之处。

  然而这种特质却是当年还处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时期的幼崽们所接受不了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觉得她很酷很特别——她那种高高在上的、宛若神明俯瞰众生的姿态完美地戳中了你的G点,让你兴奋不已。

  现在的你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是,当年中二期提前了。

  嗯?对,或许是因为你还有点抖M?

  她实在让你着迷。

  于是那些问题的答案都已经没必要知道了,那些东西都已经没关系了。

  你早已习惯将她奉若神明,并且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违法乱纪不在话下,就是让你为了她去死你也乐意之至甚至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Why?”能轻易地在短时间内学会世界上的任何知识、对世界上大多数事物的发展规律都了然于胸的女孩,却唯独不懂感情。她总是在你不要求任何回报地为她冲锋陷阵的时候发出这样的疑问,脸上写满了疑惑。

  女孩那迷茫的神态总是让你忍俊不禁,觉得她真是可爱极了。

  然后你总是那样笑着回答她,“I  love  you,no  why.”

    “But  what's  love?”欧洛丝总是这么回答你的表白的。

  这个因为索求被爱和被关注的方式错误而困守在谢林福特的女孩,其实并不懂得什么叫做爱,更妄论爱情——她认为所谓的爱不过是多巴胺分泌的产物,而多巴胺很明显是不会让一个人这样做的。

  她是真的不懂感情,尽管她也拥有感情。

  但她认为自己没有。

  只是那对你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能陪在她身边。

  “Why?”当你为欧洛丝挡去那颗致命的子弹,倒在她怀里望着她,心满意足地静待死亡的时候,她又一次提出这个问题——只是,这次她的声音好像不再像以往那样镇定,或许那只是你因失血过多产生的错觉——她锲而不舍地提出她的疑惑,却永远没能得到她所能理解的答案。

  “I love you,no why.”

  你微笑着向你的神明最后一次表白——子弹穿透身体的感觉很疼,流淌着的血液从你的身体里带走了温暖。明明此时正是盛夏,但是你觉得这比最冷的那个冬天还要冷一点。

  但你的心却温暖如春。

  你一点也不恐惧死亡,只是遗憾不能再继续陪着她走下去。

  可是,死在她怀里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吗?

  她不可能理解你的答案,也不可能给予你回应,但是你心甘情愿地为她赴死,于是死在她怀里就成了你心中最幸福的事。

  她这次好像理解了你的答案。

  于是她给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回答

  只是这句表白耗费了你最后的一点生机——你缓缓闭上眼,没有听到女孩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回答——

  “Don't leave me alone.”

  分明是命令的口吻,话语还是像以往一样沉稳清晰,却在话末带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颤音。

  但你已经没有办法回应她了。

  你不可能像以往那样,说出那句她希望听到的“I will”了。

  你也没有看到你奉若神明的女孩此时手足无措得像个孩子,那向来不会在除了表演之外的任何时候有一丝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波动——难得的真实情绪的流露。

   “I'm lost.”

  她流着泪死死地抱住你的尸体。

  然而这一次,没有你去找迷失的她了。

  有些答案,总是知道得太迟。

  用这个小程序

  

  坏消息,小程序炸了……

  wb也补不了,补了就挂,还是走凹三吧(擦汗)

 上一棒:@桉柘 

下一棒:@倚山观澜 

Warning:红琴黑透+琴知道名柯内容前提,存在下药强迫剧情,不适者误入

summary:在进入黑衣组织卧底之后,曾经是同期的波本就成为了黑泽阵的达摩利克斯之剑,而现在剑落下来了,但是剑落下之后他所遭受的惩罚却是黑泽阵意想不到的。

  黑泽阵照着他收到的短信来到了目的地,不过让他惊诧的是,目的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洋房,这种审美风格的房子……看起来并不像是BOSS会选择的地方。

  不过就算是作为直属于BOSS的琴酒,黑泽阵其实也没怎么见过BOSS,更谈不上了解,更不好说这究竟会不会是BOSS选择的地方。

  只是……这还是很不合理……

  种种不合理之处让黑泽阵心生疑窦,他的直觉在他的大脑里疯狂地拉警报,让他赶紧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妙的地方。

  但是很可惜的是黑泽阵并不能这么做。

  朗姆让他到这个地方只是为了试探他,还没有完全确认他就是卧底,整件事还有转囫的余地。如果黑泽阵直接走掉了,反而是证明他心里有鬼。

  可,如果波本在这之前就告诉了朗姆……即便如此,黑泽阵也并不畏惧

  他自信自己有逃出去的能力。

  抱着这样的心思,黑泽阵神色无比自然地走进了这个小洋房,任谁也看不出他其实十分紧张,连衣物下的肌肉都是紧绷的,时刻为等一会可能会有的撤离做准备。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黑泽阵走进小洋房之后看到的并不是朗姆或者BOSS,甚至不是怎么着都肯定会在这件事里掺和一脚的波本……

  出现在黑泽阵面前的是那个女人——贝尔摩德,他最讨厌的、组织里最有名的神秘主义者。

  她看起来倒是很闲适:在黑泽阵走进来的时候,她正懒洋洋地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用她那纤长美丽的手指夹着烟。她也没抽那支烟,只是任凭它自己燃烧,制造出一片烟雾。而她就在这朦胧的烟雾中欣赏着夕阳,面前的茶几上还摆了一杯马天尼。

  面前是一副构图绝妙的美人夕阳图,但是黑泽阵完全没那个闲工夫欣赏这美妙的图景:他来这可不是为了放松什么的,而是来接受组织的审视。

  “你在这干什么。”明明是疑问句,却被黑泽阵说成了陈述句的气势,搞得好像是对贝尔摩德在这里有什么不满一样。

  按理来说,他最好是对贝尔摩德客气一点,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

  但他完全没有要客气一下的意思,反而是直截了当地发起了自己的进攻:他向贝尔摩德走近了几步,直愣愣地矗在贝尔摩德旁边,没有收敛身上慑人的气势,一副丝毫不顾及贝尔摩德地位的模样,仿佛现在处于被审讯的境地的人不是自己。

  毕竟黑泽阵一向是拿进攻当防守用,把别人带进自己的节奏里,让别人晕头转向地跟着自己走的那种人。

  只是这种方法对贝尔摩德可没有用:她一向也是我行我素惯了的,自身在组织的地位也放在那里。在黑泽阵没有真正抓到她的软肋的情况下,她完全不可能被黑泽阵的节奏带着走。

  而黑泽阵自然也不可能拿武力威胁她,更不可能直接把她抓走。虽然他潜入的时间还不够久,对组织的了解也只能算是浮于表面,但是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就算他抓了贝尔摩德也没用。

  毕竟,她大明星的身份可好用着呢。


  

全文见

  wb:蜜桃味鸽子

  凹三:negroni_tao

上一棒:@桉柘 

下一棒:@倚山观澜 

Warning:红琴黑透+琴知道名柯内容前提,存在下药强迫剧情,不适者误入

summary:在进入黑衣组织卧底之后,曾经是同期的波本就成为了黑泽阵的达摩利克斯之剑,而现在剑落下来了,但是剑落下之后他所遭受的惩罚却是黑泽阵意想不到的。

  

  黑泽阵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毕竟这个波本是安室透,从来都不是原著的那个降谷零。

  安室透就像是悬挂在黑泽阵头顶的那柄达摩利克斯之剑,黑泽阵是否能在组织里继续潜伏下去这件事全在安室透一念之间。黑泽阵为此惴惴不安了一段时间——或许那不能算是惴惴不安,他只是、极度厌恶那种、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

  但黑泽阵却从没有想过去干什么讨好安室透的事。一方面是他天性如此,大部分人在他眼里只能算是物件,算不得同类。虽然说安室透属于他能看得上眼的那种,但他也不会去讨好安室透。另一方面是,他从不愿意把自身的命运寄希望于别人,那实在是太愚蠢了。如果他那么干了,还不如不要反抗自己的命运,乖乖成为注定的反派,成为向世界意志摇尾乞怜的狗。

  于是,黑泽阵一直在等那把达摩利克斯之剑掉落下来,也为此做足了准备。黑泽阵做了千万种猜想,也预设了千万种暴露之后的行动方案,但是他从未想过这把剑掉落之后会是这样离奇的发展。

  这天,黑泽阵突然收到了朗姆的邮件,邮件中试探的话语让他的心往下一沉。朗姆在这封邮件里写了一大堆试探威胁的话,末了又在邮件末尾附上了一个地址,让黑泽阵去那里和他会面。

  那是一个黑泽阵很陌生的地址,他猜想那大概就是BOSS处置审问高级干部的地方。

  目前的情况有点糟糕,但也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毕竟朗姆在邮件中只是表达了他的怀疑和他对琴酒例行的不满。这也就是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安室透还没有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告诉朗姆。

  呵,朗姆知道他选中的继承人对他有所隐瞒吗?黑泽阵在得到琴酒的代号,得到BOSS所给予的极高的权利之后,就一直被朗姆针对,心中积攒了不少怨气,想到这里的时候,不免要在心里嘲讽朗姆两句。

  话说回来,在组织里见到琴酒之后,安室透的态度就一直很暧昧。

  这很奇怪:按照黑泽阵所知道的“剧情”,安室透本来应该像降谷零视国家为爱人一样,将组织看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可是在发现黑泽阵潜伏进组织之后,安室透没有任何一点除了言语敲打以外的表示。

  要知道,安室透可是实打实地抓住了黑泽阵的把柄,可是他不仅没有依靠着这个让黑泽阵扭过头去卧底公安,甚至没有阻拦黑泽阵作为公安做的那些动作。

  那可真是太奇怪了。

  黑泽阵琢磨不透安室透的想法——在他还是警校生、还没有了解这个世界的真相的时候,他和安室透就不是很熟。就算他们相熟,黑泽阵也不可能用警校生安室透去套波本。毕竟波本是实打实的罪犯,是酒厂派往公安的卧底,在警校表现出来的样子估计绝大部分都是波本的伪装。

  而黑泽阵所了解的那些剧情则更没有参考价值:在他们这个世界里,安室透并不是一腔热血的爱国公安,而是一瓶酒厂出品、酿造了起码十多年的波本威士忌。就算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瓶波本可能有那么一点轻度变质,那也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黑泽阵摸不透波本做的这些代表了什么,但是他现在所要思考的并不是这个。

  

  

全文见

  wb:蜜桃味鸽子

  凹三:negroni_tao

上一棒:@桉柘 

下一棒:@倚山观澜 

Warning:红琴黑透+琴知道名柯内容前提,存在下药强迫剧情,不适者误入

summary:在进入黑衣组织卧底之后,曾经是同期的波本就成为了黑泽阵的达摩利克斯之剑,而现在剑落下来了,但是剑落下之后他所遭受的惩罚却是黑泽阵意想不到的。

  黑泽阵敢打包票,要是今天他把贝尔摩德抓回去,没过几天就要被迫放人,还捞不到一丁点儿的消息。

  他那个问句自然也不是为了真的问出点什么——贝尔摩德一向滑不留手,一句话能拐八百个弯,在她不想透露的时候他再怎么套话也是无用功——而是照着琴酒、真正忠于组织的琴酒的行为逻辑来讲的。

  贝尔摩德也不在乎黑泽阵的冷言冷语,把烟摁灭在那个小小的、精致的烟灰缸里,拿起马天尼杯喝了几口酒又调笑了他两句。

  光看她这副笑吟吟的样子,任谁也料不到她会突然发难。

  可惜黑泽阵并不会被贝尔摩德的伪装骗到:这个女人太会伪装了。因此他在和贝尔摩德刚刚的交谈中,注意的并不是她言语上的矫饰,而是她的肢体在进攻之前发出的信号。

  作为一个有着优秀直觉的猎手,黑泽阵可太清楚人在要发动进攻之前的细微动作了,躲过贝尔摩德那对他来说算是两脚猫的功夫,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黑泽阵没有躲。

  他没有从贝尔摩德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意,而贝尔摩德似乎也只是想抓住他的衣领。

  这究竟是在搞什么?黑泽阵满腹疑惑,此刻贝尔摩德的动作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于是他自然也没有躲闪,反倒是想要借机看看贝尔摩德这是要做什么。

  作为卧底,黑泽阵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哪来的时间去谈情说爱,更没有那个心思去谈情说爱。不过他这些年在组织树立的劳模形象是那叫一个深入人心,如果有人说琴酒有情人的话,反倒是会让人大跌眼镜。

  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在黑衣组织潜伏这些年之后,黑泽阵都不能算是一个纯情腼腆的人——虽然就算在做卧底之前,他也不是什么纯情乖宝宝。但是他毕竟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关于情爱的经历,就算贝尔摩德天天调戏他,他也不会往贝尔摩德对他有所图谋的方向去想,甚至觉得贝尔摩德这是因为闲得没事干。

  琴酒,一款黑衣组织知名木头。

  所以被贝尔摩德亲吻的时候,他被这猝不及防的吻给搞蒙了。

  这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贝尔摩德这是想要和我做肉体交易!

  黑泽阵大惊,黑泽阵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吻太突然了,他一时间都忘记了推开她,大脑被这件事搞得嗡嗡的。

  毕竟以贝尔摩德这个容貌和在组织里的地位,她要什么样的男人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哪用得着费力去和一个卧底做交易?

  黑泽阵当然不知道贝尔摩德的想法:要知道,征服一匹野性难驯的狼王,和享用温驯柔软的家猫,这哪里是一样的呢?

  贝尔摩德在接吻之前喝的马天尼如今通过唇齿间的纠缠,在黑泽阵的口腔中展现着它作为鸡尾酒之王的魅力,柑橘的清香萦绕在他的鼻尖,恰到好处的酸甜和一点微微的咸通过他的舌头,在大脑里制造出愉悦的信号。

  明明这个马天尼的味道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黑泽阵总感觉这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问题。

  黑泽阵反应过来之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贝尔摩德,皱着眉看着她毫不在意地端起马天尼杯又喝了一口。

  兴许只是我想多了,那杯酒要是有问题的话,贝尔摩德也不至于为了算计我喝下去。

  就在黑泽阵这么想的时候,安室透端着托盘走了出来——我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要在这件事里掺和一脚,黑泽阵这么腹诽道,心里反而放松了一点。

  黑泽阵打量了他两眼,见他穿着侍应生的衣服,笑吟吟地端着一杯红粉佳人过来,放到自己面前,不知道又是在演什么戏码。

  不管怎么说,安室透都递到眼前来了,黑泽阵也不好不喝。而且这酒肯定是没问题的,这两人要审他什么法子没有?何必在酒里头下功夫。先不说吐真剂下到酒里起不起作用,就算起作用,那些个刑讯好手也都知道,光用吐真剂是审不出什么名堂的。


  

  

全文见

  wb:蜜桃味鸽子

  凹三:negroni_tao

律野矢:


🥂酿造琴酒需要足够的耐心,以及某些不可言说的切身行动。


🙈或许,还需要更多的同伴?




🐿️活动策划、主催,宣图:@律野矢 




🍰全体名单,感谢参与:


@律野矢 @北司 @Gin的小弱鸡Alpha @桉柘 @蜜桃味鸽子(不要催更) @倚山观澜 @时维槐序[深山渡劫中] @安云镜(9.28后更) @擦擦的镜子 @T @夝㜀 @纽蒙迦德典狱长 @奈柯 @胖橘不是小甜饼 @轧豆茶 @普萘洛尔 @冰凌雨  @瑜年 @ID538499198 @Lost迷失之爱f 




💐时间表:


第一棒:10.20 凌晨00:00 律野矢


第二棒:10.20 中午12:00 北司


第三棒:10.21 凌晨00:00 Gin的小弱鸡Alpha


第四棒:10.21 中午12:00 桉柘


第五棒:10.22 凌晨00:00 蜜桃味鸽子(不要催更)


第六棒:10.22 中午12:00 倚山观澜


第七棒:10.23 凌晨00:00 律野矢


第八棒:10.23 中午 12:00 时维槐序


第九棒:10.24 凌晨00:00 安云镜


第十棒:10.24 中午12:00 擦擦的镜子




第十一棒:10.25 凌晨00:00 T


第十二棒:10.25 中午12:00 夝㜀


第十三棒:10.26 凌晨00:00 纽蒙迦德典狱长


第十四棒:10.26 中午12:00 奈柯


第十五棒:10.27 凌晨00:00 安云镜


第十六棒:10.27中午12:00 夝㜀


第十七棒:10.28 凌晨00:00 胖橘不是小甜饼


第十八棒:10.28 中午12:00 轧豆茶


第十九棒:10.29 凌晨00:00 普萘洛尔


第二十棒:10.29 中午12:00 夝㜀




第二十一棒:10.30 凌晨00:00 律野矢


第二十二棒:10.30 中午12:00 冰凌雨


第二十三棒:10.31 凌晨00:00 瑜年


第二十四棒:10.31 中午12:00 时维槐序




🎬活动文一览:


1、律野矢:


【十月琴酒酿造术】【mob琴】败者为妻


Summary:被拉下王座的头狼会成为新任狼王的专属x爱玩具吗


路人琴前提下的all琴,含性格改变(盲从)




2、冰凌雨:


【十月琴酒酿造术】【赤琴】所谓后遗症


Summary:琴酒一开始没把所谓的实验后遗症当一回事,毕竟没有人能近他的身,直到他又碰到了赤井秀一。




3、胖橘不是小甜饼:


【十月琴酒酿造术】【诸伏兄弟x琴酒】有幸星辰入我怀


Summary:有种幸运叫星辰入怀,亦有种伦理叫弟终兄及,只是星辰终究属于天际。




4、安云镜:


【十月琴酒酿造术】【透琴】准备工作


Summary:在出任务以前,琴酒需要把状态调整到最佳。比如,解决掉那个该死的吻留下的后遗症。




5、蜜桃味鸽子(不要催更):


【十月琴酒酿造术】【透琴+贝琴】卧底暴露之后接受惩罚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Summary:在进入黑衣组织卧底之后,曾经是同期的波本就成为了黑泽阵的达摩利克斯之剑,而现在剑落下来了,但是剑落下来之后他所遭受的惩罚却是黑泽阵意想不到的。


红琴黑透+琴知道名柯内容前提




6、T:


【十月琴酒酿造术】【路人琴】master……y?


Summary:琴是x情主播,有一个自己的直播平台。




7、时维槐序:


【十月琴酒酿造术】【乌琴】就要男妈妈


Summary:这一天,江夏发现自己的小触手也到了合法xx的年纪,问题是……对象居然是琴酒?




8、北司:


【十月琴酒酿造术】【赤琴】JILOISES |烟雾过界


Summary:莱伊想要知道JILOISES燃烧时的味道。




9、夝㜀 :


【十月琴酒酿造术】【伊琴】情热


Summary:反抗和痛骂,他会帮他一一抹去:




10、Gin的小弱鸡Alpha:


【十月琴酒酿造术】【BOSS琴】等你


Omega?就是靠这具xx的身体得到的代号吗。




11、纽蒙迦德典狱长:


【十月琴酒酿造术】【mob琴】迦南地


Summary:神赐予我应许的蜜与奶之地。




12、安云镜:


 【十月琴酒酿造术】【冰琴】琴酒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Summary:日向合理从不介意睡前喝奶,也乐于解决一切琴酒发布的任务。




13、普萘洛尔:


 【十月琴酒酿造术】【all琴】天性本淫


Summary:“琴酒,你那里x了哦。” 




14、律野矢:


【十月琴酒酿造术】【mob琴】组织福利


Summary:在看到蜷缩在会议室沙发上的琴酒时,新晋的代号成员们开始感叹于组织福利的丰厚诱人。


威士忌组琴(主)+路人琴(次)




15、时维槐序:


【十月琴酒酿造术】【冰琴】吻痕


Summary:有一天,贝尔摩德在日向合理身上发现了一处吻痕。




16、轧豆茶:


【十月琴酒酿造术】【白琴】雪夜


Summary:雪能滋生细密与难耐的热,却压不住他们的渴。




17、擦擦的镜子:


【十月琴酒酿造术】【琴水仙/all琴】不驯之狼


summary:狼就是狼,戴上了项圈也不会变成狗。能驯服一头狼或许只有另一头狼?


双x受,琴水仙,有all琴描写,被干掉的攻包括boss朗姆威士忌三人组伏特加。




18、夝㜀:


【十月琴酒酿造术】【祁琴】蛇祸


summary:无药可救的两人,自虐般的犯下错误,亚当和夏娃的罪孽,千百年后依然在重演。




19、夝㜀:


【十月琴酒酿造术】【夕琴】作案现场


summary:他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他。也不知道那些人里还有我。




20、奈柯:


【十月琴酒酿造术】【空琴】莫比乌斯


summary:梦境中你如此真实的愤怒,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吗?




21、桉柘:


【十月琴酒酿造术】【月影辉×琴】白色佳人


summary:在梦境里,仅仅在梦里,我的天使,请允许我放纵隐秘的妄想,将您拥入怀中。




22、倚山观澜:


【十月琴酒酿造术】【你x琴酒】乙女游戏都那么刺激的吗


summary:被收服的狼掀开了凶兽披着的羊皮,成王败寇难道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吗?




23、律野矢:


【十月琴酒酿造术】【all琴】全员变态的xx世界~


Summary:他们就坐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平行世界的他们,一步步将琴酒x到乎坏掉的程度。




24、灯火阑珊:


【十月琴酒酿造术】【mob琴】叛徒


summary:蓄谋已久的隐秘心思,高高在上的top killer也会为生理反应受控——


“我可以拥有你吗,gin?”


“他才有资格。”




25、★惊喜掉落★ lost迷失之爱f:


【十月琴酒酿造术】【赤琴+透琴】The hunter, but also the prey


summary:“一个小时还不够,那他们也太没用了。”




26、 ★惊喜掉落★ ID538499198:


【十月琴酒酿造术】【赤琴】阿芙蓉


Summary:骨髓里传来蚂蚁噬咬的痒感,要上瘾了,他想。




——————————————




更多精彩不错过,还请持续关注活动tag:十月琴酒酿造术


再次感谢所有支持本活动的卡密,祝各位文思泉涌、下笔成文!💗




(占tag致歉)

有微量景零景提及,行文比较混乱,存在一定的ooc。

祝大家中秋快乐,食用愉快。

  

  

  但是,知道归知道,如果赤井家真的要把那个孩子带回去,而没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的话,柯南还是很难接受的。

  可是柯南也知道,就算他不能接受,又能影响什么呢?

  狼群不会因为一个外人放弃他们族群中的一员。

  少年人突然发现,自己追求的正义在权势之类的东西下是那么脆弱,显得有些不堪一击。他一直为了自己心中的光明、正义以及他所爱的人与黑暗搏斗,但是时至今日才真正领略黑暗的一角——他不是不懂得,只是无法全然理解。

  但是那又怎样呢?难道他会因为他追求的正义被权势之类的东西所裹挟、所阻碍就放弃他心中的正义吗?

  无论他是工藤新一还是江户川柯南,无论他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不会放弃的。

  众人隐隐约约地听到一声叹息,然后银幕上的字迹像之前一样逐渐淡去。银幕中央缓缓出现了一面镜子,在那之后,从镜子开始,周围的一切都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摆设很简洁的房间,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坐在书桌前,盯着镜中的自己。

  虽然银幕上的少年的头发并不是银色的,但是观众中还是有些人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

  甚至,对于有些观众来说,这才是他们最熟悉的那个样子。

  虽然这个样子很可爱,但是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你现在的样子啊……我的灵魂伴侣、我的宿敌恋人先生。

  冲矢昴看着银幕中的少年,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在组织里和他的相处。

  真奇怪,明明童年的那段时光才是他们俩生命中最轻松愉快的时光,可是想到他,冲矢昴第一时间想到的竟是他在黑衣组织里和琴酒搭档的那段血腥岁月。

  【他从有记忆起就在组织。和其他组织自幼培养起的孩子一起。

  不同的是。

  他看着镜子。

  镜面映出的一张少年的脸孔。金发碧眼,面无表情。】

  作为被琴酒“杀死”的受害人,琴酒给柯南留下的心理阴影不小,而他那优越的相貌也搭上了重重的黑暗滤镜刻在了柯南的脑子里。但是就算如此,柯南对琴酒的熟悉度也还没有到柯南看到琴酒lily就能认出那是小时候的琴酒的地步。

  毕竟事实就是,柯南并没有那么多见到琴酒的机会,琴酒的长相也注定会在他的脑子里逐渐模糊。就算他再怎么想要把琴酒的长相一点不错地记在脑子里,那也要遵守科学的遗忘曲线——虽然他本人的存在就不怎么科学。

  而在逐步遗忘之后,琴酒身上除了一身黑能以外给柯南留下的印象最深刻的地方,自然是他那银色的长发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少年时期的琴酒还没有开始染发,而他的金发也还没有那么长。于是合情合理的,少年琴酒的样子会能让柯南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却不能让他联想到琴酒。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许是他潜意识里并不希望赤井家被拐走的那个孩子是琴酒。

  为什么柯南会判断银幕上的孩子就是赤井家被拐走的那个孩子呢?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这部影片就是要描述赤井家失去的那个孩子的事情,无论是片头还是影片名出现之后,都在暗示这个。

  那么就完全可以猜想,银幕上出现的这个少年就是影片的主人公,也就是赤井家遗失的孩子。

  所以柯南潜意识地抗拒把琴酒和银幕上的少年联系到一起。

  毕竟那是琴酒,是一个身上的血腥气重得要命的男人——工藤新一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直觉他曾经毫不在乎地杀掉过很多人,是黑衣组织的top killer,在黑暗世界拥有无与伦比的威慑力。

  是的,假设琴酒是赤井家那个被拐走的孩子的话,那么他在回归家庭之后肯定不会再有机会去杀人放火,即使琴酒本人很有可能不怎么愿意。

  这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好结局,但是对柯南来说绝对、绝对不是。

那不是因为琴酒曾经差点杀死他的事情,——事实上,要不是他足够幸运,他早就成为了死在琴酒手中的亡魂之一——柯南对于琴酒这样的罪犯一视同仁。

  而是,那对死在琴酒手里的受害者们实在是太过不公平。

  接下来的影片内容验证了那个猜想,或许那甚至不能算是什么猜想。

  【不同的是,他的记忆起始点并不是在“幼年”。】

  这句话应证了其他并不清楚这个少年身份的人的猜想。

  这个少年,的确就是赤井家的那个养子。

  安室透认出了这个少年究竟是谁,在今天之前,他恐怕想不到这个人会是赤井家的养子。虽然在知道这个人的这一层身份之后,回过头想想,安室透也能找出这个人属于那个家族的些微证据。

  情报组和行动组的交集理论上来说并不应该有那么多,而波本本身的气场也和琴酒严重不合,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相处的机会。

  不过在他潜入黑衣组织的早期,三个威士忌为一个小组的时候,他还是和莱伊、琴酒一起出过任务的。

  那个任务并不简单,不然也不会出动他们三个人来做。他们仨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去做那个任务,而任务期间为了方便,他们是住在一起的。

  作为曾经的警校第一、一个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埋藏至今仍未被发现的优秀卧底,安室透自然具有优秀的观察能力。那么,连卡尔瓦多斯都能发觉的东西,安室透怎么会察觉不到呢?

  要知道,卡多瓦尔斯只是因为和琴酒共事的时间够长,所以才觉得莱伊和琴酒的关系好像有一点不一般。而他是要时时刻刻观察,从细枝末节的地方发掘,为了找到组织这个庞然大物的弱点。

  作为组织力量的核心,琴酒自然在安室透的重点观察名单里。

  或许正是因为莱伊表现出来的、对于琴酒的亲近与在意,又或许是莱伊和琴酒那份相似,当年的安室透才没有看出来,诸星大居然会是一个FBI。

  当初的莱伊,可是像极了琴酒。

  可是现在说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就算他当初发现了莱伊是FBI那边的卧底,日本公安也不可能和FBI达成什么合作。更何况,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hiro……安室透短暂地闭上双眼,放纵自己沉浸在属于降谷零的情绪里那么一小会儿,等睁开眼睛之后,他又变回了那个沉着冷静、无懈可击的公安卧底。

  安室透紫灰色的眸子紧盯着屏幕,更加认真地投入到这场荒诞的观影中。

  之前的画面从立体变得平面,缩小成了桌子上的一张相片,又逐渐褪色成灰黄的色调,像是在演示老相片掉色的过程一样。突然,一滴彩色的墨水滴下来,在相片上晕染开来。

  【最早的时候,他对所处之处一无所知。】

  银幕上的孩子正紧闭着双眼,躺在一张雪白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床上。显然,这句话并不是眼前这个陷入昏迷的孩子发出来的,更像是他的心声一类的东西。总之,那算是一个旁白。

  十二岁的男孩尚未变声,声音里难免还有一些稚气,但是这个旁白又是冷冰冰的那种风格。说实话,这很正常,但却难免会让人感到一些不适。

  【睁开眼睛时,进入眼帘的是许多拿着仪器的陌生人。

  图象透过视网膜进入大脑,他的思维开始转动,他所在的地方在既有知识中对照上“病房”应有的样子,也能辨认出几种被他人拿在手上的仪器。

  然而他想不起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想不起来失去意识前他在做什么,未知与紧张驱动了自我防卫的本能,在一个女人拿着针管靠近他时,暴起反抗。】

  银幕里那个白得刺眼的病房,被这只离群的幼狼搅得一团乱。

  即使失去了记忆,也不知晓原因,但是直觉告诉他,这里是危险的,他应该脱离这个地方。

  这里不是他的族群,失忆的他不知道这个,但是埋藏在大脑深处的意识驱动着他逃离。

  只是,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呢?在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在那只乌鸦叼走他之后,他就注定无法全身而退,注定会从这片泥沼中沾染些东西。

标签:赤琴 观影体

  最近越看越喜欢奇迹那篇,那种平静之下的暗流汹涌……真的超喜欢的。

  (这人怎么这么自恋啊)

  不过说起来,其实那篇本来是要写单纯的杰森因为魔法变奶杰躲过死劫然后布鲁斯养崽的,但是我的群友看了我的脑洞都以为是刀,并给我塞了一大堆刀子脑洞,于是奇迹最后就变成刀子了(合十)

  最近在写新的brujay(对手指)所以最近都咕咕(目移)

  放个summary给大家欣赏一下(?)

  

summary:爱一个人是痛苦的吗?如果不是的话,他为什么会那么痛呢?如果是的话,那么往日的那些甜蜜又是什么呢?

© 蜜桃味鸽子(不要催更) | Powered by LOFTER